首頁法律服務法律法規

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制度淺談

2009-12-05 15:19:40 作者:admin 來源: 瀏覽次數:0

民營企業也稱私營企業,是我國特有的對個體經濟和私營經濟等非公有制經濟的通稱。它是民間主體經營除國家或集體投資、國家經營企業以外的企業形式,其組織形式包括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責任公司、合伙企業、個人獨資企業、個體工商戶等經濟實體。改革開放以來,民營企業已逐步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就山東省現階段來講,大多數民營企業規模比較小,技術力量薄弱,管理落后,有資金籌措、市場準入和信息獲取方面仍處于劣勢地位。而且,我國目前對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制度也不盡人意。因此,加強對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勢在必行,筆者就此問題談一些粗淺的看法。
   一、加強民營企業法律保護的必要性
市場經濟是競爭經濟,維護有效競爭是市場經濟的一條基本法則。而有效競爭的必要條件之一就是市場需要維持一定數量的競爭主體。在“完全競爭”市場條件下,競爭主體充分,不具備對民營企業實行特殊保護的經濟條件。但從我國的現實情況來看,還不是“完全競爭”的市場經濟環境,實踐中一般國有企業規模大、技術力量雄厚,總是處于優勢地位。尤其是在能源、通訊、交通等重要領域形成少數國有企業對市場的獨占和壟斷。獨占和壟斷不僅可使國有企業不通過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產品質量就能獲取高額壟斷利潤,而且消滅了競爭對手,減少了競爭主體的數量。壟斷破壞了有效的市場競爭,不利于資源的優化配置,這就是所謂的“市場失靈”現象。為了防止“市場失靈”,維護市場的有效競爭,國家應該加強對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
   其次,對民營企業加強法律保護有助于我國對一些現實問題的解決:1、解決就業。下崗、再就業、失業安置的壓力嚴重阻礙了我國經濟改革的順利進行。民營企業組織方式靈活,有個體業主制、合伙制、股份合作制、公司制等,可以吸收大量的勞動力。通過立法扶植民營企業有助于我國解決失業問題。2、縮小東西部差距。目前我國東西部差距呈擴大趨勢,中西部地區發展基礎較弱,受限制條件較多,民營企業的發展比較緩慢,要想盡快縮小東西部之間的差距,中西部地區的發展必須要將當地民營企業的發展放到重要地位。以法律支持民營企業的建立和成長,有助于中西部地區的興起,縮小東西部的差距。
   二、我國民營企業法律保護的現狀
   從我國民營企業法律保護的現狀來看,建國以來我國頒布的有關民營企業保護的法律法規為數不少,主要包括《私營企業暫行條例》、《鄉村集體所有制企業暫行條例》、《城鎮集體所有制企業條例》、《合伙企業法》、《鄉鎮企業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公司法》、《個人獨資企業法》、《中小企業促進法》等等。這些法律法規盡管沒有以專門的“民營企業”命名,也沒有表現為一個統一的、集中的立法模式,但都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側面對有關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問題做出了相應的規定。
   但是,由于上述法律法規以及相關規定有的因為立法時間較早,存在過時或者與現實不相適應的問題;有的因為建立在經濟轉型時期,存在內容缺失或者操作困難的問題;還有的盡管立法時間比較晚,但也存在部分條款滯后或者立法不周的問題等等,因此,還不能滿足現實對民營企業保護的需要。
   三、如何對民營企業進行法律保護
   如何對我國民營企業實施有效的法律保護,是目前法學界討論最多也是最具爭議的問題。關于這一問題,想當部分學者認為我國目前的現狀就是沒有一部專門對民營企業加以保護的法律,而現實存在的諸多法律法規,幾乎均為國務院或者國務院各直屬部委制定的行政法規和規章,法律效力較低且不成系統,因此急需制定一部專門的民營企業法律,給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平等的法律保護。(1)有學者曾呼吁加快制定和頒布《民營經濟促進法》、《民營企業組織法》和《民營企業政策法》。就世界各國立法狀況來看,世界范圍內有關民營企業保護的立法模式大致劃分為單行立法模式和分散立法模式兩種。單行立法模式,是對屬于民營企業范圍內的某一特定領域、特定行業的民營企業制定單行法規進行保護,日本和美國即該模式。分散立法模式,是不對特定領域、特定行業的民營企業制定單行法規,而是在一些相應的實體法,如公司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中規定保護民營企業的相關內容,德國即采用此規模,就我國的實際狀況而言,我國有關民營企業保護的立法,既包括了單行立法模式,如《中小企業促進法》,又包含了分散立法模式,如《公司法》。這兩種立法模式基本上將有關民營企業的類型涵蓋其中。可以說我國目前并不缺乏對民營企業進行保護的法律法規,缺乏的只是現行各法律法規之間的相互協調、配套以及內容的更新和完善。鑒于此,筆者認為,我國民營企業的法律保護應當立足現行有關民營企業保護立法的修正、補充、完善和整合,對于特殊領域或者特定行業的民營企業需要補充制定單行法律法規的,可以在與現有法律法規協調的基礎上有步驟的進行,這樣,既可以解決現行法律法規的協調和配套,又可以最大限度地節約立法成本,提高立法效律。
   目前要修正、補充、完善和整合現行法律法規中有關民營企業保護方面的內容,涉及多方面問題。其中擴展民營企業市場準入范圍、解決民營企業融資困難問題和建立保護民營企業的專門機構,是民營企業法律保護的主要內容。
   首先,拓寬民營企業的市場準入范圍。市場準入應當同時包含三個方面的要求:一是取消政府補貼;二是減少行政許可;三是配套條件要公平。將這三個要求運用于我國的民營企業,“取消政府補貼”要求取消政府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只有取消了政府補貼,民營企業才能與國有企業居于平等的市場地位;“減少行政許可”就是要改革現行的行政審批制度,對那些市場主體能夠自主決定的、市場競爭機制能夠有效調節的、行業組織或中介機構能夠自律管理的領域或者行業,不應再設立行政審批制度。對需要審批的事項,也要大力簡化審批程序,限制每道程序的最長期限,到期未否決則進入下一程序;“配套條件公平”是指在原材料的價格、配套品和代用品的政策上應當一視同仁,僅有同等待遇的理念沒有同等的待遇的政策仍然是一種差別待遇。
   其次,解決民營企業融資困難問題。融資難、貸款難是長期制約民營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現在仍然沒有根本改變。1993年金融體制改革前,各銀行的貸款向國有企業特別是國有大型企業傾斜,民營企業很難得到或根本得不到貸款。1993年的金融體制改革后,各商業銀行成了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經濟組織,民營企業貸款的體制性障礙基本掃除,但由于民營企業貸款數額少,而風險又大,作為自負盈虧的商業銀行,從其自身利益出發往往不愿貸款給民營企業,這也是情理中的事。因此民營企業貸款難的問題只能依靠國家來解決。從我國的現實狀況來看,民營企業從證劵市場直接融資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證劵法》設置的門檻過高,絕大數民營企業可望不可及。因此,可行的方法:一是建立為民營企業提供貸款的擔保基金。二是設立專門的民營企業銀行,可明確規定一些銀行的主要業務對象是民營企業;或在各商業銀行設立民營企業信貸部,專門為民營企業服務。
   總之,國家在制定法律過程中應該充分考慮到民營企業的要求,從維護他們的利益著想;使民營企業能夠有充分的、合法途徑對違反法律,侵害民營企業利益的行為予以賠償。我們相信,有了法律的保駕護航,民營企業一定會在我們國家的經濟發展乃至民族振興進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下一篇:暫無
韩国快乐8官网-新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