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精英人物創富故事

8小時之外的創富故事

2009-12-06 18:34:15 作者:admin 來源: 瀏覽次數:0

 隨著未來遠程辦公的普及,人們工作時間的越來越靈活,業余兼職會越來越多。而8小時外掘金,將成為人們賺錢致富的另一個源泉。以下這些人士的成功事跡將告訴我們如何去做。

    8小時之外誕生的首富  

    大多數人恐怕沒有想到,相當多的億萬富豪是起家于8小時之外的。

  8小時之外淘金,一不小心就成為億萬富豪首推馬化騰。馬化騰的身價現在大約是20億元人民幣左右。在深圳大學學習的時候,馬化騰的電腦技術水準已令老師同學刮目相看,他既可以成為各種電腦病毒的克星,又能為學校電腦網絡維護提供不錯的解決方案,同時又經常干些將硬盤“鎖住“的惡作劇,讓學校機房管理員哭笑不得。

  馬化騰畢業之后,進入深圳潤迅公司工作。他是一個愛折騰的人,業余時間閑不住。他曾經自己投了5萬元,在家里搞了四條電話線和8臺電腦、承擔起一個網站深圳站站長的角色,每天在工作之余忙得不可開交。通過網絡,馬化騰結識了相當多的朋友,例如網易的丁磊就是他的老友。這對馬化騰后來走上創業之路有很大的啟發作用:“當年一起喝啤酒的時候,我們只是打工仔而已,都還不知道未來。丁磊后來的成功為我帶來了啟發,只要去做,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業余時間,馬化騰還不斷為朋友的公司解決軟件問題。而他和朋友合作開發的股霸卡在賽格電子市場一直賣得不錯。這使他不僅在圈內小有名氣,而且也有了相當的原始積累。再加上業余時間炒股票掙來的70多萬元,馬的創業資金積累超過了100萬元。而且,由于經常在網上使用國外的聊天軟件聊天,馬化騰動了要開發中國的聊天軟件的念頭。而這筆資金的積累,也讓馬化騰有了創立騰訊公司、像丁磊那樣成為中國互聯網巨富的念頭。

  1998年10月,馬化騰辭職,接著,他創辦了騰訊。在決定做聊天軟件的時候,國內已經有了兩家公司先做,產品比騰訊更有市場名氣。馬化騰沒有想得更多,只是想著趕緊能掙錢,馬化騰曾經想把他的項目賣給中華網,后者說要到3萬用戶才買。現在,他慶幸當初沒有貿然行事。現在,他經常這樣告誡同行:“要在互聯網上掘金就不能只看到眼前利益。許多很有才華的網絡人才往往沒有注意這一點而失去了長遠機會。”

  身價高達102億美元的丁磊,曾經連續3年成為中國的首富。相當多的人恐怕想不到,丁磊的第一桶金,大約50萬元人民幣,大部分是8小時之外寫辛苦寫軟件掙下來的。拿著這些辛苦積攢下來的錢,丁磊在一間只有7平方米的房間,開始了自己創業的第一步。

  充分利用8小時之外,還會讓你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獲。比如,柳傳志手下的干將之一、弘毅投資公司總裁趙令歡,也是在“8小時之外”與柳傳志結上緣分的。

  趙令歡,1984年畢業于南京大學物理系,1987年赴美留學。曾任美國Infolio,Inc.,Vadem Ltd.董事長兼CEO,U.S.Robotics Inc.副總裁兼總經理。他在馬雪征的引薦下,于2001年下半年,來到聯想集團的老辦公樓,在那里,他和柳傳志第一次握手,并兼職成為聯想的“戰略顧問”。此后,幾乎每個月,趙令歡都飛臨北京,約會楊元慶、馬雪征,并在北京待上一周為聯想集團的國際化“出謀劃策”。

  現任百度公司副總裁的梁冬,目前擁有百度12萬股期權,價值約1000萬美元,他的這筆“橫財”絕對是“8小時之外”掘來的。梁冬原來是鳳凰衛視的娛樂節目主持人,后來因為偶然的一次機遇,與百度高層相識,并成為百度的顧問。在與鳳凰衛視的勞動合同到期之后,梁冬順理成章地成為了百度的副總裁,并獲得了公司0.4%的股權,在百度上市之后,梁冬很快暴富。

  業余寫作成印鈔機

  國內文壇“四大金剛”,即國內四個版稅收入最高的人——王朔、葉永烈、二月河和海巖中,恐怕只有海巖才會說,“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商人,而不是作家。”目前,海巖的正式的身份是:北京昆侖飯店總經理、董事長,錦江國際牗集團牘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

  海巖用1/10的時間掙到了9/10的錢。在當今文壇中,海巖的版稅達到12%,可以算是最高的。有媒體披露,海巖早已經成為國內為數不多的千萬富翁作家。海巖的口頭禪:“我寫東西肯定要賺錢,如果不給稿費,肯定就不寫了”。

  海巖是8小時外寫作。“我是比較勤奮的作家。很多人問我,怎么去安排時間。一天24小時,沒有什么可安排的,也沒有什么可擠的,就這么多。我一直在說,我寫作時間是晚上10點以后和早上8點以前,這段時間是我自己的休息時間,我可以自由支配。”

  也許海巖不是中國最好的作家,但他肯定是中國最辛苦的作家。目前海巖已經差不多連續寫作10年,中間沒有間斷過,每年出版的字數在80萬字以上。海巖如此高產的一個秘訣是追求“速朽”。“只要把道理說清了,我就不再逐字逐句打磨它。”

  如此多的“產量”,并且又深受市場歡迎,但是海巖一直不愿把自己歸結到文化人這個圈里來。他認為自己是旅游行業的一個企業工作者。“我在旅游行業有比較高的頭銜和地位的,只不過是大眾不了解。大眾誤以為我是一個作家。”

  除了海巖這種身家千萬的業余作家之外,還有許多普通的業余撰稿人,靠8小時外,“寫字”賺錢。王剛是北京稿件見報較多的業余撰稿人,他從海巖身上受到了很大啟發。

  有一句話他經常掛在口頭上,“放假的日子我最忙。”放假期間,他除了偶而打打羽毛球、下一兩局象棋放松外,就是滿大街跑新聞、在家伏案寫文章。近三年來,他的業余時間幾乎沒有浪費過,一部電視劇他也沒有看過。寫稿、改稿,直到深夜才結束都是常有的事。他的正式工作雖然換了幾個,但是業余的“寫作職業”還沒有間斷。

  王剛經常與報社有聯系,還時而接到報社的任務:報社接到社會報料后出于各種原因請就近的通訊員們幫忙調查事實經過,求證事件真相,王剛就成了報社的“編外記者”。雖然報社曾經邀請過王剛“轉正”,正式成為報社的記者,但是王剛還是更喜歡這種兩棲生活,因為他目前的工作雖然收入不是很高,但是非常穩定。而成為全職記者,他感覺還不成熟,因為記者有時候很辛苦,而且現在工作也不是很穩定。

  對于王剛先生而言,寫稿的最大收獲就是使人生的價值不斷得到提升。長年累月的辛勤勞動總會有甜蜜的收獲。他的稿費收入遠比工資要高,為了不因為稿費的事而招致同事們的“另眼相看”,他只好將通訊地址分別留在3個地方,還用上妻子和母親的名字。除收獲數量不菲的稿費外,還獲得了不少榮譽,甚至超過了本職工作的獲得的成就感,工作之外他們的交往圈子擴大了,見識增加了,對社會多了一層理解

下一篇:暫無
韩国快乐8官网-新版APP下载